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18/09/13】 山中奇遇美女绑架案

本文来自: 玫瑰酒吧 作者: 齐贺 日期: 2018-9-13 00:02 阅读: 1328收藏
 山中奇遇美女被装包

  我是一个网络媒体的记者,这是我见过的最奇特的新闻了。

  四郎山是本市附近的最高山,也就是200 多米的海拔高度,却是林木茂盛,
景色怡人,即使是夏季进了山也会感到清凉怡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这里却
成了男女约会打野战的地方,有年轻情侣来幽会的,也有男人带着情妇来寻求野
战刺激的。管理方面也没办法,附近有个公共停车场,保安就是看到了有人在车
震,也只能一笑了之,因为来这里野战的不少还是公务人员,机关领导,上回就
有一个保安查车,结果遇到某局长带着三个jì nǚ来群P ,还得保安丢掉了工作。

  对于四郎山的混乱现象,我考虑做一个专题报道,趁着天还没黑,就进了山。
我这所谓的网络记者,其实和狗仔队差不多,带着tōu pāi的工具,我主要就是为了
拍打一些男女山中做爱的场景,在弄些套套之类的做道具,就会成为一篇吸引眼
球的网络新闻。这年头,要做媒体人,尤其是网络记者,除了这种刺激性的文章,
哪还有能赚钱的东西呢!

  我在四郎山转悠了一下,除了三三两两来爬山的男女伙伴,还真没看到有野
战的,估计是天还早吧,我在山路上注意着来回的游客,对于一些男女两人一组
的游客比较留心,尤其是看着态度亲密的,很可能是准备要天黑打野战的,我暗
自留心。

  天渐渐暗了下来,这时上山的两男一女引起了我的注意。第一个可疑点,上
山有青石板台阶,三人却走了旁边的小路,这小路没有台阶,是浅浅的草地,被
游客走小路踩出来的路,要爬山的话,走这种小路虽然有意思,却费力。第二个
可疑点,两个男人穿的耐克运动背心和运动裤还有运动鞋,走山路还不算费力,
可是中间的女人就奇怪的多。这个女人的面部被太阳镜和粉色带有纱巾的大口罩
遮挡的严严实实,只能看到她拉直后垂到肩部的秀发,发型酷似主持人鲁豫,而
脸部看轮廓也相当不错。女人穿着米色的长风衣,还竖着领子,配上口罩下面的
粉色纱巾,竟是连脖子都看不到,风衣的下摆到了女人的膝盖处,扣着扣子也看
不到里面穿了什么,从露出来的小腿可以看到女人穿着黑色的薄丝袜,肌肤从丝
袜里显映出来,应该十分的白皙。最奇怪的就是女人的双脚,穿着金色的高跟凉
鞋,脚背上两根系带绷住黑丝玉足,脚尖和脚跟都从凉鞋里露出来,黑丝包裹的
玉足,可以让人几乎看到全部,脚踝上系着金色系带,保证高跟鞋不会掉下来,
高跟足有10公分多,女人几乎踮着脚了,穿这样的高跟鞋爬山,不走台阶还要走
小路,看着女人穿着高跟鞋爬山费力的样子,我就感觉奇怪。不过女人走路那一
扭一扭的样子,倒也让我看着怦然心动。第三个可疑点,这是我最奇怪的地方,
两个男人一左一右,女人在中间,被两个男人紧紧地夹住,难道是三人要去打野
战,这三人什么关系啊?我看了看,却又不想是亲密的三个性伙伴,女人左侧的
男人个子不高瘦的皮包骨头,和穿着高跟鞋的女人走在一起矮了半透,却还用右
手搂着女人的细腰。女人右侧的男人倒是和女人此时个头差不多,光头很壮实的
样子,用左手搂住女人的肩膀。三人几乎搂到一起,女人却像是不太肯往前走,
可是一左一右两个男人,一个搂着她的腰,一个抱着她的肩,女人更像是被推着
往前走。而女人口罩后面隐藏着的小嘴里,一点声音都没有发出来,若是不情愿
的,就该发声呼救啊。一个个疑团令我对着三个人产生了兴趣,还好两个男人鬼
鬼祟祟的溜进小路,没有发现我,我展开了自己狗仔队的本领,悄悄跟了上去。

  身材高挑还穿着黑丝袜高跟鞋的女人,就像汉堡中间的肉片,被男人夹在中
间向前走着,没走一步还都要扭动着身体,我看出来女人是在挣扎,可是扭来扭
去的俏丽美臀,看着是那么性感,我悄悄跟着,还不住地吞着口水。

  三人一路向山中树林深处走,一般情侣来野战也就是在半山腰,这还得考虑
完事后下山方便的,可是这两个男人夹着个美女,一直往山上人烟稀少的地方走,
我只好继续跟着,看看女人会被怎么样,还好我带的摄录机有夜拍功能,此时天
都黑了,一般的机子恐怕什么都拍不出来了。

  在这个城市住了那么多年,也爬过四郎山好多次,我却不知道树林深处,几
乎到达山顶的地方,有一块十几平方的小草地,这个美女就是被两个男人带到了
这里。在草地上,两个卸下背包,从包里一大块塑料布,扑在草地上。此时的女
人就站在草地上,如果是被挟持,应该想着跑啊,为什么站在这里不走了呢?我
心里奇怪,躲在一棵树后,半蹲着伸出头仔细看了看。此时天黑了下来,借着月
光,我看到了女人米色风衣两侧,袖子里空空的,袖口被塞进了风衣口袋,难怪
女人此时扭动着身体,风衣的袖子却是不动的,难道女人没有胳膊,凭着经验,
我觉得女人不是残疾,而是双手被捆绑了,所以才会穿着那么宽松的风衣,是为
了遮住身体的!

  男人铺好了塑料布,女人此时想跑也来不及了。瘦子抓住女人风衣腰间系好
的米色腰带,把她拉到塑料布上,女人挣扎了两下,也没有发出声音,就被拽了
过来。瘦子也不说话,按住女人的肩膀,又强迫她弯腿,让女人蹲了下来。女人
还是很矜持的样子,蹲了下来,两腿刚刚分开,可能是怕露出裙底,又赶紧并拢
自己的丝袜měi tuǐ,不过风衣的下面扣子解开,黑色丝袜包裹的大腿也露了出来,
原来女人穿的是黑色的连kù wà,大腿根部到屁股都被黑丝袜包裹着的。

  光头从身边一推,女人侧身倒了下来,似乎是感觉到了两个男人不停地抚摸
自己的身体,女人此时才知道反抗,不过她的上身除了扭来扭去没什么动作,只
有穿着黑色连裤丝袜的双腿,没有被捆绑,来回地蹬踏和挣扎,瘦子和光头当然
不会那么容易就被赶走,反而是淫笑不已,继续玩弄女人的身体。我猜想女人的
嘴一定是被封住了,就是如此的挣扎,女人居然一点声音都么有发出来,真是奇
怪了!

  过了一会儿,女人显然也是累了,任由瘦子和光头抚摸她的丝袜měi tuǐ,还把
手伸进风衣揉捏她的胸口,女人除了轻微的挣扎,也不能反抗了。

  光头看了看四周,吓得我赶紧缩头,不过我已经把微型摄录机固定好一个隐
蔽的位置,开始拍摄他们的一举一动。

  光头似乎有点害怕:“我说出门就把这娘们装包弄好多容易,在这里会不会
让人看到。”

  瘦子似乎很自信:“怕什么,这么黑的地方,还那么偏僻,就是出来打炮的
男女也不会来这里啊。放心吧,就是有人来,你出去吓唬一下,让他们绕到,这
娘们躺在这也没有人能看清。”

  两个男人何曾想到,此时我正在tōu pāi他们的一举一动。

  看到女人没有气力挣扎了,瘦子把女人扶起来,让她坐在塑料布上,顺势解
开了她的风衣扣子。女人的身体剧烈的起伏,这是大口呼吸的缘故,却也不再大
力气挣扎反抗了。

  “你老老实实的,我们干活也容易,你也少吃些苦头,配合一下多好!忘记
你现在也听不到我说话,等会给你解开束缚,你可不要闹事啊!”瘦子的话让我
明白女人为什么不逃跑,原来是塞住了耳朵,听不到声音,再看看女人脸上的墨
镜,八成眼睛也被封住了吧。

  米色的风衣被解开脱了下来,女人的身体居然完全被黑色的丝袜包裹,难道
这是穿着黑色的连体丝袜!我震惊了,女友曾经穿着肉色的连体袜和我做爱,结
果那一夜我把女友操得死去活来,这个女人此时穿着的,居然是黑色的连体丝袜。
女人的身体果然被束缚着,看她胸前交叉的绳子,男人居然还捆绑了她的乳房,
难怪女人的胸部看起来那么挺拔。

  女人的双手自然被捆绑在身后,凑着昏暗的月光我看出来捆绑女人用的是红
色的尼龙绳,很结实,把女人捆起来后,还真是没法挣脱的。女人的双手被拧到
了身后,手腕交叉,在绳子的紧缚下双臂呈W 型紧紧贴着后背,因为女人的身材
后,上身苗条,手臂在身后,穿着风衣居然都没有看出来。红色的绳子绕过了肩
膀,此种束缚竟是东洋出名的龟甲缚,女人别说双手了,上身想动弹一下都是困
难万分。这个男人可不是普通的绑匪了,都算是熟练的调教大师了。

  女人的面部还被太阳镜和大口罩遮挡着,这引起我的好奇心,终于瘦子开始
摘她的太阳镜了。原来太阳镜的两个眼镜腿在女人的脑后用细绳捆上的,解开后
才能摘下来,是怕女人扭头时把眼镜晃掉,专门做的处理吧。去掉了太阳镜,我
还是没有看到女人的眼睛,因为两块白色的医用卫生胶布贴在女人的眼睛上,一
只眼睛覆盖一块,原来女人一直看不到东西,就是这么被挟持着,依靠男人指引
着爬上山的,真不容易。

  女人的口罩也被摘下来了,因为口罩连带着粉色的纱巾,之前连女人的下巴
都看不到的,这时可以看到女人是个瓜子脸,还真是挺好看的。再看女人的嘴是
张开了,原来是有东西塞满了她的口腔,使她不得不张开嘴,为了防止女人吐出
嘴里的塞嘴物,在她的双唇间,我看到了一条肉色的长筒丝袜,勒住她的嘴,在
脑后打结。

  光头这时也过来帮忙了:“我看了看,应该是安全的,咱们还是快点把这娘
们装包,然后通知客户过来取货吧!”

  瘦子点点头,看了看坐在塑料布上的女人,女人一点反应都没有,看到耳朵
被堵得很严实。瘦子和光头合力弄倒女人,让她趴在塑料布上,期间女人除了扭
动一下丝袜měi tuǐ,还真没有别的抵抗动作。趴在地上的女人,我再仔细一看她的
身材,果然是qián tū hòu qiào的魔鬼身材,那丝袜美臀高高翘着,看得我心里痒痒的,
那么好的一个女人被这两个男人捆绑成这样,真是可怜了!

  原来瘦子和光头是要捆绑女人的丝袜měi tuǐ,不过没有并拢困在一起,而是分
开的双腿,瘦子负责左腿,光头抓住女人的右腿,都是抓着小腿向大腿方向扳,
直到女人的黑丝袜小腿和大腿紧贴在一起。女人的身体柔韧性看起来不错,也许
是学过舞蹈的吧,竟是真的被搞得小腿大腿紧贴在一起,不过女人也扭动起来,
显然这个样子不好受。瘦子和光头力气挺大,一人按住女人的一条黑丝měi tuǐ,女
人虽然还在扭动,可是红色的绳子在两个男人的手里很快就缠住了女人的脚踝和
大腿,男人都很有经验,先把红绳绕在女人的脚踝两圈扎紧再绕向女人的大腿,
两圈后再把小腿和大腿紧紧捆绑起来,绳子打结完成时,女人的双腿虽然可以分
开,却是小腿紧紧贴合大腿无法分开一丝一毫,仿佛女人的小腿和大腿长到了一
起一般,天黑的情况下看不清状况,还真会误以为女人是没有手脚的肉段呢!

  瘦子和光头的手离开女人的měi tuǐ时,女人只能在草地的塑料布上扭动身体,
穿着黑色连体丝袜的身体居然翻了过去仰面朝天,女人翻了几个滚,可是双手被
捆绑在身后,两条腿则是小腿贴大腿,扭动翻腾半天,仍然是叫不出来,跑不掉。
两个男人也不阻止,任由女人折腾累了,被红色尼龙绳捆绑的身体不再动弹,才
继续给女人进行所谓的装包。看到女人的黑丝小脚还在扭动,瘦子突然握住她的
黑丝左脚,用力向下扳,变成了女人绷直了小脚,脚心贴着大腿根部的样子。女
人看来是扭动累了,此时挣扎了两下,动作都很轻微。瘦子拿出了一件黑色宽胶
带,只见他把女人的黑丝脚脚心贴着屁股固定好,用黑色宽胶带一圈一圈缠了起
来,三圈之后松开手,女人的左脚紧紧贴着自己的大腿根,绷直的玉足脚背上贴
上了胶带,竟是连脚都固定在了大腿上。光头赶忙过来帮忙扳起女人的黑丝右脚,
用相同的方式让女人的小脚绷直,然后足心贴着右腿大腿根部,再用黑色宽胶带
贴上几圈,女人的右脚也贴着大腿无法动弹了。此时的女人分开双腿,却像是被
截肢一般,只能无助地扭动着大腿,膝盖还是不时地顶着身体翻腾两下。

  瘦子和光头从包里取出了一个折叠的旅行包,是驴友使用的那种特大号的登
山双肩包。看到还在扭动身体的女人,光头笑了笑,从包里拿出好几双肉色和黑
色的丝袜,不知道想要干什么。我猜还是为了禁锢女人,瘦子和光头合力,先是
找出一双肉色的长筒丝袜,女人的身体很苗条,即使小腿贴着大腿的时候,还不
显得太胖,瘦子和光头居然还把肉色的长筒丝袜从她的膝盖处往大腿方向套,极
薄的丝袜袜筒很快就被拉了上去,女人被折起来的měi tuǐ,居然又穿上了肉色的长
筒丝袜。不过这还没有完,女人的双腿此时又被强迫并拢在一起,从最末端的膝
盖处,光头张开了一条肉色的长筒丝袜,从膝盖处往上套住后向上拉扯,居然把
女人折叠在一起的双腿套进了一个丝袜袜筒。因为此时女人的腿短了一截,丝袜
一直向上拉,穿到了女人的胸部以下,女人的下半身都被肉色长筒丝袜包裹住。
瘦子起初按住女人的双腿,他这时手一松,女人被一条肉色长筒丝袜套住的双腿
开始不停地挣扎,把肉色长筒丝袜也撑大了起来。我大吃一惊,这两个男人买的
什么牌子的丝袜,弹力真的是太好了,此时不光是女人的两条腿,还是大腿小腿
叠在一起塞进一个袜筒,如此撑开挣扎扭动,丝袜居然都没事。

  看到女人挣扎,光头没有停手,瘦子又强行按住女人的双腿,光头则是迅速
又拿起一种肉色长筒丝袜套住女人的双腿,这次也是把袜口提到了胸口的位置。
两条长筒袜看样子还是不够,光头连续不断地又把黑色的长筒丝袜套住女人的双
腿,我数了一下,6 条黑色长筒丝袜,2 条肉色长筒丝袜,足足4 双袜子,套住
了女人的下半身,此时女人果然老实了,她的双腿竟是一点也分不开了,被丝袜
彻底包裹住了。

  这时的女人也是动弹不得了,乖乖趴在地上,又被光头抱了起来,膝盖抵着
地面支撑着身体,算是跪在地上,可是小腿却没有办法放下来,身子只能是靠着
光头怀里被固定住。瘦子检查了一下,从包里取出了一个黑色皮质口罩和黑色眼
罩。借着月光,我看到黑色皮质口罩里侧好像凸起一块,我突然想到sm商店贩卖
的拘束口罩,在内侧凸起一块塞口球的东西,为的就是封住女人小嘴的同时,还
用塞嘴物禁锢女人的小嘴,使女人的嘴被撑开,无法呼救,也无法挣脱。这个被
禁锢的女人嘴上勒嘴的肉色长筒丝袜被解开了,不过堵嘴物都没有取出来,瘦子
接着用力把口罩内侧的凸起物往女人的嘴里塞,感觉到塞实在了,就把黑色皮质
口罩紧紧贴附在女人的脸上,两侧的宽皮带在女人的脑后拉进扣住。整个过程,
女人被丝袜包裹住的身体只是不停地抽搐,无法动弹的情况下,女人只能任由男
人摆弄了。

  黑色的眼罩则是蒙住了女人已经被白色胶布贴好的眼睛,此时的女人看不到
东西、听不到东西、发不出声音,而且手脚也是动弹不得,在两个男人的把弄下
变成了看不出手脚的肉段。瘦子看着地上之前勒嘴用的肉色长筒丝袜,居然给撑
开了袜口,从女人的头上套了下去,女人的俏脸重新被肉色的长筒丝袜给包裹住,
变成了朦胧的丝袜美人。

  此时看样子是女人的捆绑完成了,从头至尾女人都没有发出声音,不知道是
我离得远听不到,还是女人压根无法出生,若不是女人扭动的身体,还真不敢确
定这个女人还活着的。

  瘦子打开了之前取出的大号旅行包,张开了包口,光头则轻松地抱起了捆成
肉段的女人,从最下方的膝盖处往包里塞,瘦子熟练地把背包往上一提,女人的
身体完全进入了旅行包,接着拉上拉链,扣好袋口的卡扣。双肩旅行包放到地上
后,除了轻微的蠕动,没有任何异常。

  光头负责背起了双肩旅行包,一百斤左右的女人装在包里,可是这个壮汉背
着却跟空包一样轻巧,和瘦子走到草地外一颗大树下,也是一片草丛,装着被紧
缚好的女人的旅行包被放在了树下不显眼的地方。只见包的上面,瘦子故意扔下
了一双红色的天鹅绒连裤丝袜,系在旅行包的背带上,丝袜里好像还塞着东西。

  月上中天,此时已经是深夜,我在不远处的草丛里已经躲得浑身酸痛,目睹
了女人被捆绑装包的整个过程,却是激动不已,看到瘦子和光头终于完事准备下
山,我也开始了下一步的行动!

  两个结局,之一:

  瘦子和光头开始下山了,也不理会被装包的女人,想起女人被黑色丝袜包裹
的俏丽肉体,我心里很矛盾,是跟着两个男人看看会去哪里呢,还是去解救这个
可怜的女人。

  也许跟着这两个神秘的男人,会有更大的新闻,我咬咬牙,不理会远处树下
的旅行背包,心想等我跟踪瘦子和光头找到了线索,再来通知警方解救这个美女
不迟。还不知道会不会再有人上来,万一此时出去被发现了,不就玩完了!

  令我奇怪地是,瘦子和光头径直下了山,我也跟着悄悄下了山,此时已经半
夜,就是野战的男女也走了不少,此时下山偶尔遇到一对对情侣,大家心知肚明,
谁都不见怪,只怕被熟人碰到,赶忙低头离开。这反而方便我跟踪那两个奇怪的
男人。到了下面的停车场,我偷听到瘦子的电话。

  “喂,老板,我们已经把货准备好了,就在老地方,你快速来取货吧……好
的……我们这就离开,大家不要碰面,免得被人发现我们有联系……东西都在,
证明文件都在包外面,保证高级货……ok,拜拜……”

  瘦子打完了电话,我本以为两人立马就要走,可是瘦子打开车门时,光头对
他说了什么,顺着光头手指的方向,我也望了过去。

  在停车场外的路灯下,有一个苗条的身影,看样子是个年轻的姑娘,在等人
吗?我心叫不妙,难道光头又看上了一个姑娘。

  果然,瘦子和光头嘀咕了一会儿,我也听不到说什么,躲在离他们不远的阴
暗角落,我看着两人向姑娘的方向悄悄摸了过去。如果姑娘的身边有个男伴,她
的命运就不会如此了。根据瘦子的行动,我猜他故意找姑娘搭讪,也许是问路,
也许是问时间,看到四下没有人,这深更半夜连保安都休息了,姑娘居然还和他
说了什么。光头从后面悄悄扑了上去,姑娘连声音都没发出来,就被光头从后面
拦腰抱住,另一只手快速把一块毛巾捂住姑娘的口鼻。姑娘穿着黄色的连衣裙,
这时瘦子迅速抓住她的双脚,两人把她横着抬了起来,快速从路灯下溜到黑暗处,
昏暗的路灯下再也没有了姑娘的身影,等到两人把那姑娘抱到车子旁边,姑娘已
经昏了过去,估计毛巾上带有氯仿之类的麻醉气体。姑娘被塞进了车,我很纳闷
为什么一个女人半夜自己在专门野战做爱的四郎山呢?

  车子没有启动,也许是在忙着捆绑肉货吧。我也躲在停车场自己的车后面不
敢出来,生怕被发现,过了3 分钟的样子,我看到一个男青年走到路灯下,四处
张望,这是姑娘的男友吧,现在来不是晚了嘛!只看到四处望,好像在找人,手
里还拿着两个甜筒,却只是在不远处找到了一只粉色高跟鞋……

  一个钟头以后,寻找姑娘的年轻男人从停车场悻悻而去,我躲在自己的车里,
瘦子和光头绑架了姑娘也躲在他们的车里,居然都没有被发现。看来是平安无事
了,此时到了深夜,附近连个鬼影都没有,就连偷情的男女都不多了,瘦子和光
头的车慢慢启动,我正在忧郁要不要跟着开车,正好此时也有一辆面包车启动,
我趁机发动汽车,跟着瘦子和光头的车慢慢上了公路。

  前面的车在横穿市区,到了郊外的一个村庄。一路上居然没有发现我开车跟
在后面,我暗自庆幸,看到前面的车停在了村口,我没敢跟得太近,远远地停车
熄了火,下车悄悄跟上去。这个时候天已经蒙蒙亮,视野开阔了许多。之间光头
下了车,肩膀上扛着一个黑色的布口袋,一人高,不停地动弹,原来那姑娘被塞
进了黑布口袋里。瘦子也下了车,和光头鬼鬼祟祟地进了一户农家小院。我一看
四周,居然到了城市西郊的象牙村,这个村子因为靠近市区,光是开洗浴中心、
乡村旅游就家家富得冒油。原来这两个家伙住在这里的。

  两人进了农家小院,门是虚掩着的,我凑近门缝,看到光头居然明目张胆地
在院子里就把黑布口袋里的姑娘拽了出来。姑娘的黄色连衣裙已经皱巴巴的,被
肉色长筒丝袜将双手捆绑在身后,左脚的高跟鞋已经不见了,只有右脚还穿着粉
色高跟鞋,双腿穿着肉色的连裤丝袜,可是双腿在膝盖和脚踝都绑上了肉色长筒
丝袜。姑娘呜呜呜地叫着,及腰的乌黑长发在来回地甩动,瘦子在水泥地上也铺
了一层塑料布,接着两人把姑娘抱起来平躺在塑料布上。姑娘还扭动着被捆绑的
身体挣扎着,瘦子拿出了刀子,吓得姑娘不敢太用力地挣扎。只看瘦子用刀子割
断了姑娘黄色连衣裙的吊带,接着拉开拉链,将连衣裙强行给扒了下来。姑娘穿
着粉色的胸罩和同色三角内裤,肉色的连裤丝袜包裹着měi tuǐ和下体。很快胸罩也
被割开,姑娘的乳房露了出来,高挺的乳房上映衬着粉色的乳头,光头不禁说了
一句,还是个嫩货,这回赚了。

  瘦子没有说话,把姑娘的kù wà褪到大腿上,不理会姑娘的挣扎,割断了她内
裤两侧的带子,粉色内裤变成了破布从姑娘的胯间给扯了出来,赤裸的下体,我
都可以看清楚姑娘下体那浓密的黑色阴毛,似乎阴唇也是粉色,就像光头说的那
样,真的是个嫩货。

  此时已经赤裸的姑娘,只能扭动着身体,嘴里呜呜呜地叫着,我自信看了看,
这个姑娘的口腔里鼓鼓的,好像是用肉色丝袜堵住了嘴,而且不知道用了几条,
将她的嘴塞得慢慢的,外面又勒住一条肉色长筒丝袜,防止姑娘把丝袜吐出来。
瘦子把姑娘右脚唯一的一只粉色高跟鞋脱了下来,随手扔到一边,和光头合力,
将姑娘赤裸的身体向后折,光头握着姑娘被捆绑在一起的肉丝玉足向她头的位置
扳,瘦子抓住姑娘被捆绑住的双手,直到姑娘的手碰到了自己肉丝袜包裹的玉足
时,瘦子用肉色长筒丝袜将姑娘的手脚在身后捆绑连接在一起,变成了驷马倒躜
蹄的样子。随后,光头就提着姑娘手脚连接捆绑的丝袜,好像提小鸡一样,将肉
丝驷马紧缚的姑娘抓了起来,任由姑娘呜呜呜地痛苦呻吟着,拎着肉货就进了屋。
瘦子开始在院子里打起了电话。我依稀听到瘦子说道,让客户尽快过来,有个嫩
货到手。

  我听到这里,也看不到什么更惊艳的画面了,索性开始报警,将自己的所见
尽快说了出来。

  警方的动作很快,我在村口看着成群的警察冲进小院,不过令我吃惊的是,
除了之前看到的姑娘,居然还有两个姑娘赤身裸体裹着毯子被女警扶着出来。原
来,瘦子和光头还绑架了两个女人,看年龄都是25-30 岁,估计是少妇shu nv一类
的肉货。

  由于我拍摄的视频资料可以作为重要证据,我又积极配合警方查案,警方也
就将案件的相关资料分享给了我。我终于摸清了事情的来龙去脉,瘦子和光头都
是象牙村的地痞流氓,为了赚钱结识了一帮人贩子,那两个少妇,一个是护士,
一个是公司女秘书,是人贩子从外地弄到手的肉货,拿瘦子的住处当中转站,藏
在他家地下室的。那个姑娘叫刘倩,原来是某高校的校花,还是个兼职出卖肉体
的女大学生,和一个富二代相好以后被包养,在四郎山本来要去打野战的,谁知
道富二代想要讨好她,先去附近的肯德基买了两个甜筒,就这十分钟的时间,姑
娘就被瘦子和光头绑架了。光头二人本来是没有胆子那么绑架女人的,偏偏晚上
把一个女人打包捆绑后,色胆包天,居然还成功了!

  幸亏我及时报警,不然半小时后,人贩子集团的人就要过来取货了。警方在
瘦子家设了埋伏,将人贩子集团一网打尽,居然还解救出了即将被买到国外的两
个少妇和三个空姐,可谓战果卓著。

  唯一的遗憾,我夜里看到的被打包的女人,警方一直没有找到。原来人贩集
团里的一号头目,在瘦子离开后不到半小时,就上了山,将捆绑在背包里的女人
背下了山,没有回自己的据点而直接离开了本市。虽然警方尽快发出了通缉令,
可是据警方分析,人贩头目已经直接带着被装包的女人出境。

  虽然我协助警方破了案,解救了多名女性,可是因为我一直跟踪瘦子和光头,
放弃了解救那女人,那个可怜的女人才会失去人贩子成功带走。

  我只是记得警方给我的资料说,那个女人叫袁莉,31岁,是个家庭主妇,嫁
给了一个普通的公务员,收入一般。搬到象牙村附近的小区后,被象牙村的村长
看中,居然勾搭上了,通奸长达三年时间。后来村长老婆知道了这件事,光头正
是她的外甥,就买通了光头和瘦子,在袁莉和村长在情人旅店过夜后,回家路上
将她绑架。被瘦子和光头轮番奸淫调教了整整一周后,瘦子才和光头合力将女人
挟持到了四郎山,这里曾经就是瘦子和人贩子交易肉货的地方。后面发生的,就
是我之前介绍的事情,全身只穿着黑色连体丝袜的袁莉被捆绑装包塞进了旅行背
包,瘦子离开后,人贩头目上山,带走了袁莉……

  后来,在我的人贩集团专题报道刊登后,引起了巨大的反响,而我趁着网友
的关注,在网上又发布了一则寻人启事:袁莉,女,31岁,身高175cm ,身材苗
条修长,面容姣好,特点一双修长měi tuǐ……

  两个结局之二:看着瘦子和光头离开下山,我踌躇了一番,是跟着两人下山
看看下一步会有什么新闻呢,还是立刻过去解救被绑住的女人呢?

  还是救人要紧,我决定留在这里,先观察了一下附近,看样子没有人过来,
我大着胆子走到树下,那个装着女人的背包还在微微的蠕动,却没有任何声音传
出来,在背包上还放了一条红色的连裤丝袜。这个时候天已经蒙蒙亮,我依稀记
得瘦子离开时说过很快会有人上山来接货,想必会有人上山带走这个被装包的女
人。我不敢多耽搁,先把红色连裤丝袜拿了起来,原来丝袜里装了一些东西,正
好放在kù wà裆部的位置,好像是一个钱包,还有一张硬硬的卡片。我没有拿出东
西,直接把红色连裤丝袜装进自己的口袋,接着尝试背起背包。双肩的登山背包
很适合户外旅行用,女人的重量大约110 斤,我尝试着将背包背上肩膀,还行不
是很吃力。背着这个双肩背包,还能感觉到女人被紧缚的身体在背包内微微蠕动,
不断颤动摩擦我的后背,弄得我心痒痒的,我深吸一口气,不敢耽搁,赶紧离开。
担心走原路会遇到瘦子和光头在半山腰,我只要反方向继续上山,走在山路上,
我心里坎坷不安,万一遇到了瘦子怎么办,万一遇到了接货的人怎么办,万一遇
到了警察怎么办……

  胡思乱想中,我到了山顶,这里有供游人休息的凉亭,我不知不觉就进了凉
亭,四周静悄悄的,若不是看到慢慢升上水平线的红日,我还真是会因为害怕而
放弃背包。这个女人毕竟100 多斤的重量,想要背着她下山,我感觉会很吃力,
索性在凉亭内,我放下了背包,打开背包的锁扣和拉链。女人的俏脸在肉色丝袜
包裹下透露出一种朦胧的美感,我都几乎看呆了。

  深吸一口气,我把女人的套头丝袜慢慢取了下来。女人的身体还包裹在背包
里,只有头露在外面,她也不知道我是什么人,看不到、听不到,也不知道我要
干什么,只能是本能地扭动挣扎着,幸亏她的手脚被紧紧捆绑,又被套在丝袜里,
不然若是她剧烈挣动,我都无法下手解开她的束缚了。

  我检查了一下,这个女人被捆绑的结结实实,而且用上的各种手段都是非常
专业,但看这蒙眼、堵嘴等手段,堪比sm方面的调教高手。我很奇怪女人被捆绑
成这样,为什么连呜呜呜的叫声和嗯嗯的鼻音都发不出来。仔细一看,女人的鼻
孔鼓鼓的,我捏着她的下巴让她昂头,才看出来,在女人的两个鼻孔里都塞着一
种中间空心的鼻塞,这种硅胶鼻塞紧紧塞在女人的鼻腔内,将女人的鼻腔气管撑
大到极限,难怪女人一点声音发不出来,还能促进女人的呼吸,不会出现窒息的
危险。

  好不容易将女人鼻孔内的中空鼻塞抠了出来,女人终于可以发出嗯嗯的鼻音,
听着女人的动静,我稍微有点安心,至少不是那么恐惧了。而且捏着女人的俏脸,
看着女人被丝袜包裹的身体塞在背包内的样子,我居然有了莫名的悸动!

  现在开始检查一下女人的耳朵把,我才女人的耳朵是被塞着的,不然怎么会
听不到声音的样子?果然,女人的耳朵眼里各有一个螺旋耳塞被紧紧地塞着,还
塞得特别结实,我费了一番力气,一点一点给弄了出来。

  “姑娘,你不要挣扎,我不是坏人,我要把你的束缚和丝袜解开,才能救你
出来,你配合一下,要是老挣扎,我没法下手。”

  听到我的话,女人点点头表示配合,虽然她不知道我是不是坏人,可是我能
解开她的束缚,不被一层层的丝袜包裹着身体,总是好受一些的。她的动作果然
小了很多,这就方便我下一步解开她的捆绑了。

  我感觉还是先把女人包裹身体的一层层丝袜脱下来比较好,只有堵嘴和蒙眼
的东西,还是推迟一点,能够抚摸女人的丝袜和身体,还是蛮有情趣的。

  我将女人从背包里抱了出来,此时女人的手脚都被捆绑在身后,贴着后背和
大腿,看起来真像是被截去了四肢的肉段,而且多层黑色丝袜的包裹后,女人的
身体完全覆盖在黑色丝袜下面,看不到里面的小腿和双臂,摸起来如此丝滑,却
看不到身体的轮廓,只能凭着抚摸来感觉女人身体的轮廓,这种场景有些恐怖,
却又十分的刺激,难怪sm爱好者特别喜欢将女人的身体用丝袜包裹住了。

  我的心砰砰跳,摸着女人的身体真是无比的刺激,赶紧冷静下来,将女人的
身体抱到凉亭中间的石桌上,让她趴在上面。先开始脱下她包裹身体的长筒丝袜
吧,长筒丝袜是被瘦子送女人折叠měi tuǐ后的膝盖处穿上,一直套到女人的胸部,
我不得不从女人胸部的黑色长筒丝袜袜口开始,拉住袜口,一点点往下扒,好不
容易脱下了女人身体上的第一条黑色长筒丝袜,丝袜的质量倒是不错,不知道是
什么牌子的,脱下来后虽然被全新时撑开了一点,却没有太变形,我一想,这长
筒丝袜也不要扔掉,放进背包里吧,这女人的细腿都还能再穿上呢!

  后续的5 层黑色长筒丝袜也被我慢慢脱了下来,女人的身体终于能看出一些
轮廓了,虽然女人的黑丝měi tuǐ还被捆绑套在肉色丝袜的袜筒里,可是此时女人的
双腿已经可以轻微分开,在肉色丝袜里打开一些角度,我正好看到肉色丝袜里面,
女人穿着黑色连体丝袜的美臀,俏立的屁股被丝袜紧紧包裹着,看得我眼睛都直
了,忍不住吞了吞口水。赶紧将女人套住腿的两条肉色长筒丝袜也扒了下来,虽
然女人的小腿和大腿叠在一起被捆绑着,可是此时两条腿是可以分开了,对于这
个女人来说,距离自由又迈进了一大步。

  我看着女人的黑丝玉足居然足心贴着大腿根部,再被黑色胶带将玉足和měi tuǐ
紧紧贴在一起,不禁感叹,若不是练过芭蕾之类的舞蹈,身体够柔韧,一般女人
的脚还真不能绷直到这个程度。撕开黑色宽胶带,我却小心翼翼地,生怕弄坏了
女人穿着腿上和玉足上的丝袜,趁机还能抚摸女人的丝袜肉体。女人也知道我是
在救她,就乖乖地不扭měi tuǐ,让我方便解开她的束缚。

  这个时候我才发现,在女人的腰部,有连裤丝袜腰部弹性袜口的痕迹,原来
女人穿的不是连体丝袜,而女人的双臂连同双手都包裹在黑色的袜筒里,我才明
白,原来女人腿上穿了黑色的连裤丝袜,而上身也是一双连裤丝袜,是黑色的连
裤丝袜在裆部剪开一个口子,当做紧身衣套进了女人的脖子,把头露在外面,然
后双手套进黑色连裤丝袜的袜筒,袜口下来塞进了女人下体连裤丝袜到腰间的袜
口里。上身一条黑色连裤丝袜,下身一条黑色连裤丝袜,两条黑色连裤丝袜包裹
了女人的全部身体,只是把俏脸露在了外面,还真是有创意啊!

  红色的绳子将女人的手脚都紧紧绑着,我开始找到绳结,慢慢地解开,终于
女人的大腿和小腿可以分开,不过女人的身体因为长时间捆绑都麻木了,一时间
自己都无法分开大腿和小腿,我趁机摸摸她的丝袜měi tuǐ,给她按摩了一下关节,
女人的双腿终于可以伸直,我扶着女人站了起来,此时她上山的金色高跟鞋越不
知道丢到了哪里,八成是被瘦子他们给带走了,女人只能赤着自己的黑丝玉足,
坐到了石凳上,因为身体出了黑色连裤丝袜居然里面中空没有其他东西,女人的
性器我都隔着kù wà裆部可见,浓密的阴毛,肥厚的阴唇,原来是个黑木耳!

  女人也感觉到不好意思,嗯唔地依靠鼻音呻吟着,紧紧并拢了黑丝měi tuǐ,她
若是能看到我此时贪婪的目光,恐怕会更加的羞耻。

  我想了想,还是先解开的眼睛和嘴比较好,这还能多摸摸她的身体。解开女
人的黑色眼罩,再慢慢撕开女人封住眼睛的白色医用胶布,终于看到女人哭得红
肿的双眼,是勾魂的丹凤眼,果然够骚,能迷死男人呢!

  女人楚楚可怜地看着,反而弄得我不好意思了,赶忙道:“你再忍一忍,我
这就给你解开,放心吧,安全了。”

  女人点点头,流露出感激的目光。我松开她封在嘴上的皮质口罩,里面带有
凸起的圆环,难怪可以紧紧封住女人的嘴。女人的小嘴此时张开着,我细细一看,
好像是堵着肉色的丝袜,还塞得严严实实,竟让女人的嘴都合不拢。因为浸透了
口水,丝袜的体积会膨胀,此时女人就是想用舌头顶开堵嘴的丝袜,舌头都动弹
不得。我只要用手指勾住丝袜的一点点边缘,慢慢往外抠,终于bá chū lái一点,就
慢慢往外拽,浸透了女人口水的丝袜,拽起来也够费劲的,我慢慢使劲,还使得
女人的头也跟着我一个方向动,后来女人也明白了,我拽她堵嘴肉色丝袜的时候,
她就把自己的脑袋向后撤,使得丝袜更快地被扯出来。终于,肉色丝袜被我们扯
了出来,竟是一条肉色的连裤丝袜,而拽出了这一条肉色连裤丝袜,女人呜呜呜
地叫着,看来还有堵嘴物。我看了看,女人的嘴里竟然还有一条丝袜,难道还是
连裤丝袜?女人的口腔有那么大的空间?这条丝袜就快多了,女人的舌头也能轻
微运动,跟我一起把丝袜扯了出来,果然又是一条肉色连裤丝袜。两条湿漉漉的
肉色连裤丝袜被我扔到石桌上,看到kù wà裆部被撑开的程度,应该是穿过的旧裤
袜,也许是女人穿过的肉色连裤丝袜,被用来堵住女人的小嘴。女人却还在呜呜
呜地发出声音,她的舌头慢慢顶出了一团黑布,难道还有丝袜。这个小了许多,
我轻松地把黑色的东西取了出来,摊开一看,原来是一条女式内裤,一条带有蕾
丝花边的性感暗纹半透明黑色三角小内裤,我看了看女人羞红的脸,猜想这该是
她穿过的内裤,却被用来堵她自己的小嘴了,也许上面还有她的分泌物,都被自
己品尝了。

  女人看我拿着黑色三角小内裤盯着她看,不由羞红了脸,可是腮帮子活动了
一会儿,才开始说话:“谢谢你了,快帮我解开绳子把,我的手都麻了。”

  我赶忙回过神来,把黑色小内裤扔到石桌上,和两条肉色连裤丝袜放到一起,
来到她的身后,慢慢试图解开她双臂的绳子。绳结不算复杂,可是在捆绑了女人
的手腕后,绳子实在下方打了红色的绳结,绑匪很是高明,这个样子女人就无法
自己够到绳结,就休想自己解开绳子了,何况女人上身穿着黑色连裤丝袜,双手
包裹在黑色的丝袜脚里,即使摸到绳结,自己也很难解开。

  好在我对绳子也有研究,慢慢解开了女人束缚双手的绳子,一点一点给她松
开。女人的双手在身后保持了几分钟,活血之后才恢复知觉,慢慢能活动起来。
解开了束缚,全身包裹着黑色连裤丝袜的女人惊魂未定,急着下山,这是已经凌
晨,我也怕会有人贩子再上山搜查遇到我们,就扶着女人慢慢下山去了。

  女人只穿着黑色连裤丝袜,身体在丝袜下面隐约可见,上身的连裤丝袜下身
的连裤丝袜不但不能遮挡身体,反而会让她更加诱惑。我上山时穿着冲锋衣,此
时也只好脱下来先给她遮体,无奈这个女人175cm 的高挑身材,两天大长腿露在
冲锋衣外面,我的冲锋衣连她的屁股也只挡住了上面一小部分,此时逃命要紧,
也顾不了那么多。女人穿上我的冲锋衣,紧紧护住胸口,赤着自己包裹着黑色连
裤丝袜的měi tuǐ玉足,和我一起慢慢下山。

  幸好一路人不多,下山时女人的脚吃了些苦头,被石头咯脚后只能咬着牙坚
持。碰上一些清晨爬山锻炼的,只当我们俩是半夜打野战尽兴后急着回家的,除
了贪婪地多看看女人的黑丝měi tuǐ黑丝玉足,也没干什么。有惊无险,我俩终于下
了山,上了我的车,才算是安全了。

  我这才想起来还没有报警,这才拨通了电话。

  事情发展的很顺利,瘦子和光头被警方迅速抓获,两人都是城市西郊象牙村
的地痞流氓,和人贩子集团合作绑架女性,奸淫调教后再出手卖掉。不过警方去
晚一步,在瘦子和光头下山时,又绑架了一个叫刘倩的女大学生,因为人贩集团
在瘦子家中还藏着两个少妇和三个空姐,刘倩还没来得及被瘦子qiáng jian,就连同另
外五个肉货被人贩集团的接头人一起带走了。此后,警方连续追踪,却无法查到
人贩集团的线索,后来只是听说,在香港的一个地下娱乐会所,发现了刘倩和另
外两个少妇,那三个空姐据说被国外不同的买家买走,被当做性奴饲养。

  我解救的这个女人,叫袁莉,是个31岁的家庭主妇,和一个小公务员结婚后
嫌日子清贫,却被象牙村的村子勾搭上通奸多年。光头是村长老婆的外甥,在村
长老婆的指示下,瘦子和光头下手绑架袁莉。一个多礼拜前,袁莉像往常一样,
趁丈夫不在家时去和村长鬼混,被村长搞了一夜后,收了3000元现金,当天她穿
着黑色吊带连衣裙和红色的连裤丝袜,回家半路上被瘦子和光头强行抱上汽车。
在瘦子家的地窖内,被扒光了衣服的袁莉被两个男人轮流奸淫líng rǔ,就在昨天下
午才被瘦子强行套上了上下两条黑色连裤丝袜,然后带到四郎山。据瘦子交代,
村长老婆希望把袁莉这个骚货买到国外的妓院,他特地联络了人贩集团的头目,
走专线要把袁莉买到泰国的一家妓院,这家妓院是华人开设,里面专门收纳空姐、
秘书、女教师等高素质女性性奴。人贩头目在瘦子下山半小时后就上了山,没有
找到事先约定的背包,就意识到不妙,提前从瘦子家里带走了肉货,也因此躲过
了警方的追捕。瘦子和光头则是在村子里横行惯了,以为警方不会查到自己,居
然蠢得想要中午再出门,结果落网。

  后来听说,袁莉被解救后,和村长的丑事被揭发,村长被双规了,袁莉和老
公去了外地……

  袁莉被解救了,我的故事也就结束了,双肩包被我背了回家,里卖弄有包裹
过女人身体的肉色长筒丝袜、黑色长筒丝袜,还有瘦子留下的红色连裤丝袜,我
故意留了下来。里面原来是袁莉的钱包,还有身份证,钱包里除了银行卡和健身
卡,还有一张tf卡,我用打开后,才发现,16G 的卡里存满了图片和视频。袁莉
在被绑架的日子里,瘦子将她被奸淫和被捆绑调教的内容,都拍摄了下来。黑色
丝袜、肉色丝袜、灰色丝袜、白色丝袜,袁莉穿着不同的丝袜,赤裸着身体,或
者穿着性感的紧身衣,或者穿着空姐制服、护士服、sm警服,在床上、在地上、
在沙发上、在桌子上,各种各样的奸淫和调教,这些都成了我的珍藏,真的是比
任何东瀛的爱情动作片看得都刺激过瘾。

  尤其一部事发三天前的视频,当袁莉在镜头下趴在桌子上,穿着紫色的连裤
丝袜,裆部却被撕开,在身后的瘦子插入她的阴道后用力地chōu chā,袁莉bèi gàn得嗯
呀呻吟làng jiào时,我看到两人的后面,一个穿着蓝色连体丝袜的女人驷马倒躜蹄的
姿势被吊绑在半空,当这个被吊着的女人费力地抬起头,我盯着屏幕惊呆了,瞪
大了眼睛!

  这个妩媚的蓝丝袜shu nv,竟是央视的注明女主持人!

  我猛然回想起她主持的,春节联欢晚会、春晚直通车、欢乐中国行……
返回列表
收起公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