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18/09/13】 收到快递后发生的故事

本文来自: 玫瑰酒吧 作者: 齐贺 日期: 2018-9-13 00:09 阅读: 3900收藏
  周六清晨6 点,我还在睡梦中,这时一阵阵门铃声把我吵醒。昨天妻子去上
海开会,要一个礼拜才能回来,难得的自由时光,和哥们看球看到3 点,正想睡
个大懒觉。可是这万恶的门铃,足足响了3 分钟,本来想要不理他,可是门口的
家伙不知道什么来路,竟然坚持不懈的按门铃。不得已,我只得爬起床,开门看
到一个穿着快递制服的年轻人,递给我一个包裹。一个不大的盒子,包装的倒很
精致,外面一个DHL 的快递袋子。

  " 兄弟,这才几点啊,你们送快递就不怕吵人的么?" 看到快递人员一脸的
真诚和歉意,我也不好发怒了。

  那个年轻人很抱歉地说:" 不好意思啊,先生,我们负责送给您的快递,是
特急快递,是最高级别的。客户让我们无论如何都要送到您手中。我打您的手机,
不在服务区,就只好一个劲的敲门了。" " 哦,是这样啊,那给我吧。没想到你
们的什么特急快递,还要求这么高啊!" 我签字收了快递。心中却是老大的疑问,
我的手机怎么会不在服务区,半夜还收到广告短信呢,一直开机的啊?谁给我送
快递呢,我网购都是寄到单位的。

  打开了快递,我立刻想到是别人给我的恶作剧吧!盒子挺精致,里面却只有
一双女人穿过的黑色连裤丝袜,因为有穿过的痕迹,显得没有新丝袜那么紧了。
在kù wà的裆部,还放了一个小信封。

  这是谁给我开玩笑呢吧!我把信封打开,一个酒店的房卡,还有一张卡片,
和一个收据。这是什么意思啊?我一看收据,俏丝奴国际贸易公司,100 万!这
什么玩意啊!带着很多的疑问,我打开了卡片,一行小字是打印上去的:" 您的
赎金100 万人民币我们已经收到,特送收据一张,要开发票的话需要另收税。收
到赎金后,我们已经将您的夫人送到如家快捷酒店,房卡上附有地址和房号,请
你尽快接您的夫人!" 什么东西啊,我的妻子在快捷酒店,这是谁耍我呢吧!妻
子现在还在上海开会,怎么会在本市的一家快捷酒店,还有什么赎金乱七八糟的。
为了核实,我决定给妻子去个电话。

  " 你拨叫的用户目前已关机……" 我突然有点不安了,妻子的iphone一向是
24小时开机的,怎么会关机了呢?难道这快递的内容是真的?我连拨几次,都是
显示对方关机,现在都7 点多了,老婆也该起床了!

  我简单地洗漱一下,吃点东西,决定去这个如家快捷酒店看看去。反正是周
末,就当是消磨时间了。我更倾向于这是个恶作剧,就算妻子的手机关机了,也
不代表被人绑架了吧!

  到了房卡上显示的地址,进了快捷酒店,用房卡打开对应的房间,我看了一
下四周,门口的请勿打扰指示灯一直亮着,不会有工作人员来打扰,而房间里的
东西都很整齐,应该是没有人住过。不过那张大床引起了我的注意,被子是铺开
的,而被子下面凸起一块,似乎是个人形!

  难道真是朋友给我来的恶作剧?我决定反击一下,悄悄地靠近了床脚,慢慢
掀起被子的一角,这是床尾的位置,一般掀开都会看到人的脚,而我也确实看到
了一双脚,但是极其的诡异,把我吓了一跳!

  看轮廓的大小,应该是女人的双脚,但是似乎穿了很多层的丝袜,双脚鼓鼓
得并拢在一起,连脚趾都看不出了,臃肿地就像机器猫的脚。而且,这双脚套了
多层的丝袜后,外面的几层还是双脚套进一只丝袜的袜筒里,紧紧并拢在一起是
无法分开的,还几乎看不出脚型来。

  " 喂,你是谁啊!自己能起来吗?" 我心里有点发毛了,大声喊了一下,可
是床上的女人没有反应。我感觉这不是简单的恶作剧了。

  我索性把被子给掀开了,床上的女人让我吓了一跳。直直地躺在床上的女人,
全身都被肉色的丝袜包裹起来,双腿就不说了,好像是先穿了肉色的连裤丝袜,
再把双腿套进一个肉色长筒丝袜袜筒里,也不知道穿了多少层,一层层的覆盖后,
双腿都变成了一个筒形。不过好在这个女人的身材很好,一点不胖,穿了那么多
层肉色的丝袜,身材还不是太臃肿。

  想识别是不是自己的妻子,我也没办法,因为这个女人不但双腿套了一层一
层的丝袜,连上身也是,也不知道穿了多少层肉色丝袜,上身都包裹的严严实实,
双臂虽然在两侧,可是紧紧贴在腰间,外面的几层又是长筒丝袜从头往下套到腰
间,再束进从腿上穿上的长筒丝袜的袜口里。这长筒丝袜把她的双臂紧紧拘束在
腰间两侧,也不能分开一丝一毫,让这个女人如同木乃伊一般,身体紧紧并拢成
一个一字型。一层层的肉色长筒丝袜套在女人的上身,也不知道多少层,但是每
一层都是薄薄的夏季款丝袜,都套上后,这个女人的脸也看不出五官了,就是胸
部都要被压平了,更是把纤细的腰肢也勒得更加苗条了。

  看着这个如同人俑一般的丝袜人形,我喊了几声,一点反应都没有,我用推
了推女人的腿,这多层肉色丝袜包裹的女人,身体愈发地有弹性,让我抚摸时也
不由得心动起来。可是碰了碰女人的身体,还是没有反应。

  该不是死了吧?我吓出一身冷汗,这要是具尸体,那我可就说不清了。按照
经验,我把手指贴近了女人被丝袜包裹的面部凸起的一部分,虽然看不出五官了,
可是凸起的位置应该是鼻孔吧,我试了试,有点暖气儿,这女人还有呼吸的,我
松了一口气。

  看着丝袜人形的身材吧,身高和我妻子差不多,身材也相似,不过看不到五
官,我也不能确定是不是。不过救人要紧,一个女人昏迷着被那么多层肉色丝袜
包裹起来,应该做的还是先救人吧!

  把女人腰部的肉色长筒丝袜袜口拉开,然后把丝袜慢慢从女人的腿上褪下来。
女人不知道穿了多少层丝袜,这肉色的长筒丝袜紧紧贴在女人的大腿上,给褪下
来不如说是用力扒下来。我不禁佩服起给这女人一层一层穿上丝袜的人,真是好
耐心,每一层还能给穿得没有皱纹。脱下了第一层肉色长筒丝袜,我把女人上身
的第一层长筒丝袜也扒了下来,却发现里面的一层同样也是一双肉色长筒丝袜,
一条是把女人的双腿套进去,另一条是把女人的上身套进去,还外面的一层相同
的穿法。没办法,我用老方法把这双肉色长筒丝袜扒了下来。晕,里面又是一双
肉色长筒丝袜。

  我耐着性子,居然帮女人拔下来八层肉色长筒丝袜,才看到女人的双手双腿
能分开。可是,这时的女人,身体仍是肉色丝袜包裹,不过和刚才的长筒丝袜不
同,女人现在的双腿穿的是肉色连裤丝袜,而上身也是肉色的连裤丝袜。这是将
连裤丝袜的裆部剪开了口子,从女人的头上套下去,就像穿长袖打底衫一样,裤
袜的腿部穿在女人的胳膊上,而高腰肉色连裤丝袜的裆部和腰部则是穿着女人的
上身,再束紧在女人腿上kù wà的腰间袜口。同样是不知道穿了几层,女人的手指
和脚趾到现在也看不出来。

  这是耍我吗?这个女人包裹成这个样子,我替她脱丝袜都累出一身汗来。现
在这女人的面孔还是看不出来,套住上身的长筒丝袜都扒下来了,可是头上还包
裹着肉色的丝袜,一层又一层,居然还让女人的五官一点看不出来。

  我都快要疯了,这是谁干的,这么多层的长筒袜里还套上了那么多层的连裤
丝袜。我只能安慰自己救人要紧,而且如果真是自己的老婆呢!先扒下上身的那
层的连裤丝袜,再扒下腿上的那层连裤丝袜,我又忙活了一阵子,不多不少,上
身穿了八层开了档的肉色连裤丝袜,下身穿了八层肉色的连裤丝袜,好不容易脱
下来后,女人的身体展现在我面前,我脸不由得红了。看了身体我就确定这不是
我妻子了,可是这个女人却让我一层丝袜一层丝袜地给扒光了。而且女人的胸部
还没有穿胸罩,只有下面穿了肉色的三角内裤,居然裆部还鼓起来一块。反正女
人没醒,我突然大胆掀开了她的内裤,一张SD卡被我抽了出来,我先揣进兜里了。

  女人的头上还有多层的长筒丝袜,我不得不小心翼翼地一层层退了下来,一
共八条肉色的长筒丝袜套在女人头上,遮住了她的脸庞,随着我一层层的褪下丝
袜,我慢慢看清了女人的面孔,居然是个很不错的女人,而且还是挺有名气的女
人!这是什么情况,这个女人紧闭着双目,任由我都快给脱光了,居然还是那么
躺着,一点反应都没有。好在看她呼吸均匀,应该没有生命,我也算放心了。

  那么我的妻子在哪里呢?给我的快递是什么意思?

  看着床上的女人,四周都是我从她身上脱下来的肉色长筒丝袜和肉色连裤丝
袜,我心里也痒痒的,要不是胆小,我真想和这个女人搞上一气儿。

  咕咚……咕咚……

  刚才太专注了,现在我感觉到房间里还有声音,弄得我汗毛孔也要竖起来了。
仔细一听,声音来自壁柜。这个一人多高的柜子是用来挂衣服的,现在闭着门,
里面似乎是什么撞击的声音。我一打开门,一个黑色的东西滚了出来。有了刚才
的经验,我才出来,这又是一个被捆绑的女人,因为看着身材像,不过此时更像
是一个分不出手脚的肉球。

  从壁柜里滚出来,还有呜呜呜的叫声,在地上滚来滚去。我赶忙大声说:"
你先不要动,我来帮你解开,你先不要动啊!" 好在这个女人能听到我说话,果
然不滚了,只是呜呜呜地呻吟着。我这才能仔细看看这个被捆绑成肉球的女人。
女人被捆绑成了驷马倒躜蹄,手脚都被捆绑在身后并连在一起,然后又被套进了
一条黑色长筒丝袜里。我只能让女人趴在地上,然后帮她脱下了一条黑色长筒丝
袜,里面居然又是一条。我真佩服这黑色长筒丝袜的质量和弹性,居然把一个女
人整个套进了丝袜,而丝袜居然没有裂开。就这样连续脱下了三条包裹女人全身
的黑色长筒丝袜,我才看到这个女人的身体,不过这个女人也是全身包裹了黑色
连裤丝袜,连头上也包裹着黑丝袜。不过现在我能够看到女人拘束手脚的黑丝袜
了。这个女人的双臂用黑色长筒丝袜紧紧捆绑在身后,而女人的双腿也在大腿、
膝盖、小腿、脚踝部位分别用黑色长筒丝袜紧紧捆绑在一起,无法分开,而且还
有黑色长筒丝袜捆绑女人的脚踝和大腿,使得女人穿着黑色连裤丝袜的小腿和大
腿紧紧贴在一起,无法分开。

  看到女人驷马倒躜蹄的捆绑后,我知道如何解开了,便耐着性子一点点解开,
丝袜勒得很紧,好在这个女人身上穿了一层又一层的黑色连裤丝袜,不然一定很
难受。好不容易把捆绑女人手脚的黑色长筒丝袜一条一条解开,女人的身体一时
间还保持着肉球的姿势,估计是长时间捆绑后四肢麻木,一时间还不能动弹。

  看着女人被黑丝袜包裹的身体,居然比床上的那个更性感,我不由得吞了吞
口水:" 小姐,我帮你把身上的丝袜脱下来吧,可以的话,你点点头!" 我猜被
丝袜一层一层捂住脸上,肯定不透气不舒服,女人连忙点头。我大着胆子,把她
腿上的黑色连裤丝袜往下退。这是女人的四肢也能活动了,伸直了双腿,听话地
由我来把她的黑色连裤丝袜往下退。除了自己的妻子,还真没有帮别的女人这么
脱丝袜了,不过床上的那个不能算,到现在还没醒呢,我退她的丝袜一点感觉都
没有。不过这个黑丝女人就不一样了,现在她乖乖地躺着,还抬起自己的双腿,
让我帮她褪下丝袜。

  一双黑色连裤丝袜褪了下来,没想到和肉色丝袜包裹的女人一样,这个女人
腿上还有黑色连裤丝袜穿着,也不知道穿了多少层,一样是看不出脚趾的样子,
只能看出双足的轮廓。

  黑丝包裹的女人也想自己把包裹在身上的丝袜往下脱,我这时注意到她的双
手套在黑丝袜里,保持着握拳的姿势却没有展开,就这么握着拳头在自己的胸口
蹭来蹭去,这哪里能脱下丝袜来?我帮着她把上身的一条黑色连裤丝袜,从腰间
的袜口拉开,接着她明白过来,就伸直了双臂,我把袜口向上拉,将这条在裆部
开了口子套头穿上的黑色连裤丝袜从她的上身扒了下来。看来她自己是无法脱下
丝袜的,只能是我来给帮忙了。

  也不知道这个女人想说什么,只是呜呜呜地叫着,脑袋扭来扭去。我估计她
的嘴是被堵住了,也没法说话,就不在理会,继续帮她一条一条地脱黑色连裤丝
袜,她也明白我在救她,没有反抗,主动地配合我伸直了双腿双臂,好把黑色连
裤丝袜从身上脱下来。一层层连裤丝袜被褪下来,我渐渐看清这个女人的身材很
棒,很性感,真的是胸大臀圆,燕瘦环肥,而且皮肤保养的极好,等到只剩一身
黑色连裤丝袜包裹身体时,可以看出这个女人的身体一点疤痕都没有,甚至连痣
和胎记都不见。

  这个黑丝女人的上身和下身同样是被套上了八层连裤丝袜,等我脱下来后,
这个女人的四周也是扔满了黑色连裤丝袜,除了头上还套着几层黑色长筒丝袜,
这个女人也几乎quán luǒ了。只见她白皙的肌肤上,双乳贴上了白色的乳贴,身上还
穿着白色的三角内裤,除此之外也是一丝不挂了。而她的双手之所以一直紧紧握
着,原来是缠了一层绷带,将她握拳的手包的结结实实,难怪无法伸展开了。解
开绷带,她的双手还各自握着一条团成一团的黑色长筒丝袜。真不知道那古怪的
绑匪从哪里弄来的那么多的肉色丝袜和黑色丝袜。

  好不容易解开了她的双手,这时不用我多动手,这女人开始自己把套在她头
上的黑色长筒丝袜一条条往下扯。脱下了八条黑色长筒丝袜,这女人的面孔我终
于看到了,晕啊,又是一个名人,和床上躺着的还是姐妹俩,今天是什么日子,
遇到这两个性感风骚的女人被人捆成丝袜包裹。

  最后一条套头的黑色长筒丝袜被脱下来,我发现女人的眼睛上带着黑色的眼
罩,口中应该是塞了什么东西,把口腔撑得鼓鼓的,但是双唇还是仅仅并拢的,
然后在嘴上用透明的宽胶带紧紧封住了。鲜艳的红唇在胶带下面显得更加的妩媚。
好在女人的眼睛还封着,没有看到我痴迷的模样。

  肯定是觉得堵着嘴太难受,这女人没有松开自己的眼罩,却先开始慢慢揭开
封嘴的透明胶带,原来透明宽胶带贴了两层,将她的鼻子下面到下巴全都包了起
来,撕下第一层胶带,居然还有第二层紧紧封住她的嘴,应该是为了防止她自己
把堵嘴的东西吐出来吧。

  当女人可以张开自己的嘴时,我才看到,原来堵住女人最的是灰色的丝袜,
还是好几条。只看她自己长大了嘴,费力地把一条灰色的连裤丝袜慢慢向外抽,
我也不好下手帮忙,只能让她自己慢慢抽出了堵嘴的灰色连裤丝袜,因为浸透了
口水,灰色的丝袜湿漉漉的,居然成了半透明的颜色。而这条连裤丝袜吐出来了,
女人还是不能说话,慢慢从嘴里又抽出来一条灰色连裤丝袜。看着这女人瘦瘦的,
没想到嘴里的空间还真不小,直到第三条灰色连裤丝袜扯出来,女人的嘴才能说
话。要知道,连裤丝袜在口中浸透了口水,体积还会膨胀,难怪女人要呜呜呜的
大叫,口腔被撑得满满的,肯定很难受,能不窒息发生危险,就是万幸了。

  三双湿透的灰色连裤丝袜从嘴里扯出来,这个女人终于能说话:" 救命,救
命!有人绑架我!" 我本想开口安慰几句,可是还没来得及说话,酒店房间的门
突然打开了,一队警察冲了进来,我瞪大了眼睛还没反应过来,已经被两个警官
按到地上。

  " 别,别,我不是罪犯,我是救人的!" 两个女人都不是我的妻子,可我却
被警察当成绑匪按在地上,真是冤啊!

  穿着黑色西服套裙的酒店服务员看着我,对警官说:" 之前没见过他,这位
客人是一个小时前来我们如家酒店的,当时我在前台,看着他匆匆忙忙进来的!
" 十分钟后,我坐在房间的沙发上,两个警官在为我录口供。被包裹了肉色丝袜
的姐姐和被包裹了黑色丝袜的妹妹,这姐妹俩当时几乎quán luǒ,现在一人披了一条
毯子,一边哭一边说事情的经过。房间的床上和地摊上,铺满了肉色的丝袜和黑
色的丝袜,还有湿漉漉的灰色连裤丝袜,据说叫保存现场,大家也没法收拾,只
能任由这些迷人的丝袜躺在房间里。

  经过我的口供,和姐妹俩的说法,我和警察终于弄清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原来,这姐妹俩的丈夫都是国内的有钱人,来这据说是参加什么盛宴,就是
有钱人聚在一起花天酒地的聚会。这姐妹俩的老公在盛宴里勾搭女人,她们只能
充耳不闻,自顾自的购物、娱乐、休闲。

  就在昨天上午,姐姐在地下停车场被一个男人从身后抱住,姐姐还没来得及
呼救,一条肉色的连裤丝袜就塞入了她的口中,接着过来一个男人抱起了她的双
腿,两个男人把她抬上了一辆面包车,在车里,姐姐被人用绳子捆绑住了手脚。
而这个胆小的姐姐还没来得及挣扎几下就吓昏了。妹妹是被姐姐的短信引到了偏
僻的公园,在这里妹妹被一个男人用沾了屏蔽词的手巾捂住口鼻弄昏后扛上了面包
车。姐妹俩在车里被人捆绑堵嘴,后来塞进了麻袋。等到装在麻袋里的姐妹俩从
车里搬出来,她们也不知道自己被绑架到了哪里。

  后来的事情姐妹俩都不肯多说,恐怕经历了许多难以启齿的磨难。单是全身
被丝袜包裹的严严实实,而且是几乎脱光后套上丝袜的,我都不由得联想到很多
香艳的画面。后来姐妹俩就被带到了这个如家快捷酒店的房间,被绑匪脱光衣服
后,用丝袜一层层的包裹起来。

  经过鉴定,姐妹俩都被注射了麻醉剂,不过妹妹的剂量用的小一些,所以我
脱下了姐姐所有的肉色丝袜时,姐姐还是昏迷的,而妹妹那时醒了过来,被捆成
了一团锁在壁柜里,好在那时她扭动着身体发出声音惊动了我,不然我还真不会
注意到柜子还藏着美女。姐妹俩在酒店里被拘束的整个过程都是昏迷的,所以也
不知道绑匪都做了什么,而整个被囚禁的过程中,绑匪头戴黑色的长筒丝袜,也
看不出样子,姐妹俩只知道一共有三个人。

  再加上我给警方的口供,警方得出了结论,绑匪绑架了这姐妹俩,接着就通
知了她们俩的丈夫,各要了100 万的赎金,收到赎金后,绑匪把姐妹俩弄到了这
间宾馆。根据宾馆方面的口供,昨天晚上确实来了三个客人,其中两人一人拉着
一个大号的拉杆箱,而另一个人则是拎着一个旅行包。根据分析,那两个行李箱
里就是被捆绑着的姐妹俩,那个旅行包就不太清楚了,不过我看着地上那么多的
丝袜,心中猜到了旅行包里大概有什么。姐妹俩只记得自己曾被束缚后塞进了行
李箱,后来到了哪里,因为眼睛被蒙住也不知道,只是被从行李箱中拉出来后就
被注射了麻醉剂,一直不省人事。姐姐的丈夫立刻支付了赎金,而且没有敢报警,
妹妹的丈夫虽然支付了赎金,可是觉得自己的老婆平日里在外面老是勾搭男人,
这次被绑架又少不了被占便宜,交出100 万有点亏,就报了警,这才来了一队警
察。而我收到的快递,就是本来要寄给姐姐的丈夫的,应该是绑匪弄错了地址寄
到了我的家中,至于绑匪为什么会把地址写错成我的,警察也搞不清楚。我的妻
子正好又出差,我联系不上,误以为妻子被绑架,误打误撞来到了这里,解救了
姐妹俩。一切的事情真的是阴差阳错,机缘巧合。

  我也算是见义勇为,救了同是明星的姐妹俩,好歹姐妹俩也给了我一些嘉奖,
就是小礼物什么的。我本来想要她们的丝袜和内裤作纪念,可是没好意思开口,
带着礼物回家,我拿出了那个SD卡。这是贴身放在姐姐的内裤里的,我看她对警
察没提这档事,因为好奇心太重,我就偷偷留下了存储卡,估计这姐姐也是在昏
迷后被人塞进内裤里一个SD卡,自己也不知道。

  我SD卡放进读卡器,连上电脑,里面原来是图片和视频。而卡里的内容真的
看得流出了鼻血,姐姐和妹妹在绑匪的贼窝,居然被捆绑成了各种各样性感屈辱
的姿势,被拍了照,还录下了视频。

  其中一段视频,姐姐只穿肉色的连裤丝袜,上身也穿着肉色的连裤丝袜,从
裆部开了个洞把头露了出来,就像是肉色半透明的打底衣。这姐姐上身下身都穿
着肉色连裤丝袜,被驷马倒躜蹄的捆绑着吊了起来,吊绑的绳子就是连着捆绑她
手脚的结点,吊在半空中的女人身子向后弓着,显得更加的性感。

  这个姐姐哭着说:" 我……我叫徐熙媛……我是大S ……我是卑贱的丝袜淫
奴……我喜欢被大家捆绑……这是我的妹妹……她叫徐熙娣……她是小S ……她
也喜欢被捆绑……是卑贱的丝袜淫奴……" 镜头转到了地板上,那个妹妹被捆绑
成了盘腿观音的样子,和姐姐一样上身下身穿着连裤丝袜,不过是黑色连裤丝袜,
双脚盘腿后,小腿脚踝都捆住了,只能盘腿坐在地上,而脖子上缠过的绳子向下
拉与捆住双脚的绳子连在一起,使得这个小S 只能弯腰,双臂还被捆绑在身后,
将这个sāo nǚ的身体几乎弯曲成了一个肉球。

  " 呜呜呜……呜呜呜……" 小S 用力地抬起头,眼泪直流,面对着镜头,她
的小嘴被红色的塞口球拘束住,只能呜呜呜的呻吟着……

  一周后妻子回家,知道了我见义勇为的故事,却不知道我香艳的经历,更不
知道我收藏起来的SD卡。

  「全文完」
返回列表
收起公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