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教岛之辱

[复制链接]
玫瑰小贝 发表于 2019-9-16 21:55:4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爱链,……非法携带毒品入境罪成立,根据M国法律,判处爱链服身体实行手术改造刑,即日起押往服调教岛的SM监狱执行,不得上诉。
”然后,我便被塞入一个笼子里,过了一会儿,一辆专门用于押解的小型箱式货车来了,警察把装我的笼子装上货车中,前后都有警车押运,向岛内开去。
警车在海滨公路上飞驰,我的泪水哗哗地流下来,为自己的命运而哭泣,我知道,自己这一去,失去的不仅仅是生命,还有我的清白,我的人格,还有我的贞操。让我怎能不为自己的悲剧结果落泪?
M国最长也不过五十公里,警车只用了不到十几分钟,便来到调教岛的SM监狱。我首先被送到接收室,那里有专门的看守负责办理入狱手续。
不过不象其他地方的监狱需要犯人签字,我们只不过是货物,人家办的是交接手续,同我的意愿没有任何关系。
手续简单明了,几张手续一签就完,然后有四个看守过来把我带向里面的另一个房间。
房间里可能是典狱长,他上下打量了一下我,然后问道:“年龄?”
“二十六岁。”我知道,必须回答。
“身高?”
“一百六十五公分。”
“三围?”
“什么?”
“三围!混蛋!在这里要对你的身体实行手术改造不懂么?”
从小到大,还没有人这样对于我说话,感到十分委屈,眼泪不由得涌了出来:
“我是冤枉的,让我出去。”
“我问你三围!”那典狱长吼道:”到这儿的都说自己冤枉,你们都冤枉,难道是老子有罪?再不回答,就让你尝尝警棍屄的滋味。”
“八十六,六十一,八十九。”我一听,立刻吓得不敢再哭,老老实实报出了自己的三围。
“来人,把特犬008号带到调教室进行调教几天,再对她的身体实行手术改造成犬。”
我现在连名字都没有了,只是一个动物加编号,我又想哭,但没有哭出来。
一进入“调教室”,映入我眼帘的是一张附加手铐的椅子,另外在墙壁上挂着各式各样的“刑具”,不但有粗麻绳、蜡烛,甚至还有各种尺寸、样式的假阳具,让我一时之间反应不过来。
这对从小在正常环境中长大的我来说,是个非常恐怖的梦魇,不禁使我对将来的日子感到悲观。
“进去吧,母狗!”接着俩个看守把我衣服剥光了,将我赤身裸体地捆绑在了一张宽大的椅子上。
我的双手被拉到椅子靠背后面用绳子紧紧捆住;两条皮带分别绑在我赤裸著的双乳上下,将我的上身和双臂紧贴著椅子靠背牢牢捆住。
我赤裸著的双腿被分别抬起搭在椅子的两个扶手上,绳子将我的大腿紧紧地捆在扶手上,我的两个脚踝也分别被绳子捆著,绳子的另一头捆在椅子腿上,使我的双腿完全不能动弹!
更令我感到羞愤不已的是,这种姿势使我的大半个屁股悬到了椅子边缘外,从我被拉开捆绑在两个扶手上的双腿之间,可以清楚地看到我完全赤裸的下身!
“来母狗,把嘴张开。”一个看守拿来一个红色的钳口球,把我的嘴巴捏开,把钳口球塞了进去,然后把皮带在我的脑后系牢!
钳口球塞进嘴里,我立刻变得只能发出低沉而含糊的呜咽,而口水却开始从钳口球的小孔中滴出!瞬间,可怕的残酷现实使我感到一阵眩晕,几乎要晕了过去!
“嘿嘿,还要修理一下这里,这样才像个犬奴隶的样子!”
看守狞笑著,在捆绑我的椅子前蹲下来,用手抚摸著我凄惨地裸露著的迷人肉穴和因为被冷水打湿而显得有些凌乱的阴毛。
我看到一个看守拿着剃刀和剃须液,接著是大量的剃须液被搓成泡沫涂抹上自己下身的感觉,我羞耻地扭动著赤裸的身体,发出绝望而含混的哀号。
冰凉的剃刀开始仔细而缓慢地在我赤裸著的下身游动,那种锋利的剃刀接触身体带来的战栗感和即将被剃光阴毛的耻辱,使我被钳口球塞住的嘴里发出一阵阵低沉的呜咽,羞耻地闭上了眼睛。
看守仔细地完全剃去我下身的耻毛,然后用冷水清洗乾净,接著站了起来。
现在我的下身已经变得好像初生的婴儿一样雪白乾净,完全被剃光了耻毛之后,暗红迷人的肉穴和丰润的耻丘彻底暴露出来,甚至连肉穴口那粒娇小紫红的阴蒂都隐隐可见!
遭到如此的凌辱,已经使我的意志渐渐开始崩溃。我已经不再试图做徒劳的抵抗,而是羞耻不堪地闭著眼睛,低声地抽泣起来。
可是,就在这时我马上就感到一个坚硬的东西粗暴地塞进了自己的肛门!惊恐和疼痛使我还是忍不住睁开了眼睛。
看守手上正拿著一个巨大的注射器,注射器前端坚硬冰凉的玻璃嘴已经深深地插进了我屁股后面的那个肉洞里!
“呜!呜!不……呜呜……”
我发出羞耻的含糊哀号,但随即感到大量冰凉的液体猛烈地顺著自己的屁眼灌了进来,无情地喷涌进她的直肠!
“母狗,让我们先来清洗一下你的大屁股!”
看守狞笑著,把大量混合了麻药的浣肠液注射进悲惨的我的屁股里,他足足向我的肛门里注射了两升的浣肠液,这才停止下来。
此刻我赤裸著雪白的小腹已经明显地膨胀隆起,而混合了麻药的浣肠液在屁股里的那种又涨又麻又痒的滋味,和在众多看守目光注视下被赤身裸体地捆绑虐待和浣肠的强烈羞耻感,更使我感到说不出的屈辱和痛苦。
难以克制的排泄感和受虐的羞辱感,使我开始不断地抽泣呻吟起来,几乎悬在椅子边缘外的雪白丰满的屁股也开始不安地摇摆和蠕动。
更使我感到惊慌的是,因为浣肠液中混合的麻药的作用,我开始渐渐感觉自己的屁股里面充满了一种难以启齿的麻痹和酸涨的快感?!
“不要……呜、呜呜……不……”
排泄感和麻痹的快感越来越强烈,我甚至感觉自己被赤裸捆绑的肉体都开始燥热起来,我的意识开始混乱和崩溃,被钳口球塞住的嘴里不断发出含糊的呜咽和柔弱的哀号。
看守看出被残酷虐待的我的身体的异样变化,脸上露出残忍的狞笑。
他找来绳子,把我的头发扎起来向后来,固定在椅子靠背后捆绑我双手的绳子上,使我的头被迫向上仰起来,清楚地欣赏到我脸上那种恐惧、羞耻和痛苦混合的表情。
“母狗,你下贱的屁股是不是感觉很好啊?不要强忍著了,哈哈!”
看守们羞辱著被复杂的感觉折磨著的我。他忽然用手轻轻地按了一下我因为被灌进大量浣肠液而明显隆起的小腹!
“啊!!不……啊!”
我立刻感到一阵强烈的排泄感,我彻底暴露在看守眼前的那个浅褐色的肉洞一阵激烈的翕动,大量混合了排泄物的浣肠液猛地喷溅出来!
看到我最后的一丝抵抗也被打垮,在残忍羞辱下失禁排泄的样子,看守们发出得意的狂笑。
而彻底对自己的身体失去控制的我则发出含糊凄惨的悲鸣,雪白丰满的屁股一阵阵激烈的抽搐颤抖著,一股又一股带著恶臭的褐色浊液从我的屁眼里喷射出来!
等到我丰满的屁股停止了抽搐,看守提来水,清洗感觉捆绑我的椅子前的地面,同时擦拭乾净我因为被迫排泄而留在下身的污秽。
不知为什么,我此刻忽然惊恐地发现,自己的身体居然在如此残酷的羞辱虐待下,慢慢出现变化!一种令我难以启齿的快感在渐渐从刚刚遭到浣肠凌辱的屁眼周围涌起,甚至前面的小穴也渐渐变热不安起来!
我开始羞辱地哭泣,自己的身体在如此残酷的凌辱虐待下出现的变化使我感到惊慌和羞愧,而更令我恐惧的是:我发现自己想克制自己的身体的变化居然是如此的困难!我坚强的意志已经开始松动!
但是看守们还不想这么快就占有面前这个美妙迷人的肉体,他们要用更残酷的手段使我慢慢崩溃,要把折磨我的过程变得漫长而残酷!
看守又拿来两个粗大的电动按摩棒。闭著眼睛低声抽泣著我忽然感到一根坚硬粗大的东西粗暴地插进了自己略微有些湿润的肉穴。
我惊恐地睁开眼睛,看到一个看守已经把一根粗大的黑色假阳具插进了自己双腿之间的小穴!
我发出一声短促的哀号,但随即感觉又一根同样粗大的电动假阳具野蛮地撑开自己屁股后面刚刚遭到浣肠的肉洞,接著深深地插进了自己的屁股里面!
前后两个肉洞都被假阳具插进带来的酸涨和摩擦感,使我立刻含糊而大声地哀号起来!
“哈哈,特犬008号怎么了?对你这个犬奴隶的调教,这才是刚刚开始!”
看守们狂笑著,把插进我肉穴和屁眼里的假阳具用皮带固定在我的双腿和屁股上,然后按动了电动假阳具的开关。
立刻,插进我前后两个肉洞里的粗大乌黑的假阳具剧烈颤动起来!
“啊!!啊……呜、呜……啊……”
肉穴和肛门中传来的强烈的震动摩擦使我立刻不断地呜咽悲鸣起来,我暴露在看守们的视线之下的赤裸雪白的肉体渐渐失去控制地颤抖起来,雪白浑圆的屁股也开始随著电动假阳具的节奏凄惨地扭动著,样子无比狼狈和悲惨。
“再给你这母狗来点更刺激的吧!”
看守又拿来两个细绳子,然后动作熟练地捏起我双乳上已经渐渐充血肿胀起来的乳头,把两个乳头分别从根部捆扎起来,接著把两个绳子的另一头捆在插进我小穴里不断震动著的假阳具上固定住!
我胸前赤裸著的丰满浑圆的双乳立刻被绳子拉得坠了下来,同时两个充血挺立的乳头更是被残酷地拉长起来!
双乳传来的疼痛使我忍不住发出尖锐的哀号,而被两根按摩棒插入蹂躏著的肉穴和肛门,却感到一阵阵令我羞辱不堪的强烈快感,加上被以难堪的姿势赤身裸体地捆绑的羞耻,使我的意识渐渐陷入了混乱之中!
“呜……呜、呜!……啊……呜……”
我开始发出一阵阵的呻吟、呜咽和哀鸣,被张开双腿暴露下体捆绑在椅子上的雪白迷人的肉体有节奏地扭动抽搐著,显得既悲惨又淫荡!
看守们则带著欣赏和满足的狞笑,眼看著这个悲惨无助的我在肉体的快感、痛苦和精神的羞辱下哭泣呻吟,发出阵阵野兽般的狞笑……
“母狗,今天就调教到这里…”看守们解开了绑绳,给我赤裸著的双脚戴上了一副乌黑沉重的脚镣,我的双手也被一副黑色的铁手铐锁著。
我的脖子上被戴上一个金属项圈,项圈下有一个金属牌,上面清晰地用英文写著:特犬008号!
就在这时我觉得自己的屁股里开始产生又热又痒的感觉,为了要消除这样的感觉,我不停的摇动屁股,摩擦着肛门的内部。
可是这种感觉却越来越强烈,我忍不住的发出“嗯……啊……嗯嗯……”的声音。
「是不是很痒啊?试试用手指吧!」看守像催眠一样,在我耳朵旁说。双手还不停的搓揉我的乳房,刺激着我。
在无法获得满足的情况下,我开始用自己的手指插入屁股里。我先用一只手指插在屁股里,不停的摩擦想要止住这种感觉,但是却反而变本加厉的越来越热。
后来我就用两只手指,依旧无法改善。此时我已经全身发热,阴户也流出阵阵淫水。
“怎么样?是不是觉得不够啊?屁股里又热又痒的感觉让妳很难过吧?”
我无意识的点点头。
“我有办法解决妳的痛苦,不过妳要先说妳是自愿的。”
听到看守们这样说,我已经想到刚才灌肠用药物了,虽然我的理智告诉我不可以,可是屁股里的强烈刺激却淹没了理智的声音。
“不要挣扎、不要再反抗自己的想法了,妳现在想让自己舒服,不是吗?”
再加上看守在一旁劝说,我的理智溃堤了,我不顾羞耻的说:“啊……给我吧!我好痒啊!”
“妳要什么啊?”看守们像猫戏弄老鼠一般,故意装作不知道。
“求求你!不要再折磨我了,我……我要尾巴,我快受不了。”
“那妳是成为母狗的喔?”
“是的,我是要成为母狗。”
听到我的回答,看守满意的拿出“尾巴”,在上面抹上润滑膏,走到我摇晃的屁股旁,用双手把原本密合的双丘撑开。
因为摩擦而显得红肿的肛门,此时随着肌肉的收缩而蠕动着,慢慢的把前端球状部分插入我的屁股里。
“痛啊!”虽然自己的屁股又热又痒,很难受,但是我从来没有过这样的经验,因此屁股的肌肉显得紧绷,再加上粗大的球状部分突然进入,让我痛的大叫。
看守一边把尾巴慢慢塞入我的屁股,一边用手抚摸着我的身体,让我心情舒缓一下,也趁机挑逗我的情欲:“放轻松点,等一下妳就会很舒服了!”
我在看守的抚摸挑逗下,慢慢忘记屁股的疼痛,肛门的肌肉也放松许多。
“快了,就快进去了!是不是觉得舒服多了?”
随着尾巴的插入,我也摇晃臀部,好让它能够顺利进入,嘴巴也不停发出“嗯……”的淫声。
“终于成功了,一个狗奴隶出现了。哈……”看守看着摇晃屁股的我,心里自豪的想着。
终于尾巴完全的进入了我的屁股里,那种充实的感觉让我的欲火稍微平息。
“怎么样?好色的母狗,舒服多了吧!看看妳自己的阴户吧,流出那么多的淫水,还要否认妳是被虐待狂的事实吗?”
我看着自己的下体,从阴户流出的淫水还不停流着。“啊!我真是一个好色的女人,被强迫当母狗还会兴奋。”我自暴自弃的想法,反映了我现在的处境。
现在的我身上没有任何遮蔽的衣物,脖子上戴着狗环,四肢着地,再加上那条尾巴,简直就是一只不折不扣的母狗。
看守们把狗链拿来扣在我的项圈狗环上,再拿出一个手铐跟脚链把我绑住。因为手铐跟脚链中间有一根铁棒,刚好撑住我的身体,让我无法站立,必须像狗一样趴在地上或是半蹲着。
“特犬008号,爬回狗笼去!”

ms0396921 发表于 2019-9-17 00:30:06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楼主的文章
支持楼主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